不讲武德偷袭才是生存之道,带着太极大师的思维上战场只能当炮灰

   日期:2021-04-19     浏览:3    
核心提示:在很多军事爱好者看来,交战双方王牌武器或精锐部队之间的对决总是犹如火星撞地球那样充满刺激并让观者肾上腺激素暴增。例如德国

在很多军事爱好者看来,交战双方王牌武器或精锐部队之间的对决总是犹如火星撞地球那样充满刺激并让观者肾上腺激素暴增。例如德国虎王重型坦克对决苏联斯大林3重型坦克、日本大凤级航母对美国埃塞克斯级航母等都是持久不衰的热点争论对象,而今很多爱好者谈及国产先进武器时也都会展开不少遐想,例如配备歼20的空军中部战区某大队如果对决美军老牌猛禽部队:27或94中队的F22,会是什么结果。

歼20一类武器已被很多人架空和各类他国顶尖战机进行决斗

诚然这种王者对决会满足很多人的特殊情怀,一如古罗马斗兽场一样,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特种部队等王牌特战单位在战场上最大的获胜秘诀竟然是建立在以强欺弱基础上不讲武德的偷袭!早在热播战争剧《亮剑》上映后就有人吐槽日军特战队登场之初杨村大战的一幕,尽管此战日军特战队以0伤亡重创了八路军主力团,但不少熟知特战的观众都表示这不可能,因为特种兵的真谛是他们掌握了一般精锐步兵不熟悉的综合作战技能以及隐蔽性,其单兵作战能力未必凌驾于精锐步兵。剧中那种硬碰硬的战斗一旦开始,野战重兵集团就可以在正面对决中压倒人数绝对处于下风的特战分队(例如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那些客串步兵的精锐伞兵在阵地战中就没有体现出他们的优势)。而且即使杨村那种战斗放在现实中,对特战队一方也是战略上的完败,因为他们在没有完成主要任务(消灭八路军指挥部)的情况下就暴露自身锋芒,这无疑会让自己之后的行动因对方警觉而难度增加,所以表面上对对方一线作战人员的杀伤再大充其量也只能算战术交换比胜利而无补大局。

真正的特种部队战法往往就是避实就虚,避免硬碰硬

如果说特战部队地面战斗的宗旨是隐蔽中避实就虚打了就跑,那么空战对不讲武德的偷袭依赖性就更高,人类历史上头号王牌哈特曼的经历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个二战德军头号王牌曾在2年半击落352架敌机,但其成功秘诀在不少人看来却颇为不光彩。哈特曼回忆最头疼的对手莫过于伊尔2攻击机,这种攻击机不但异常坚固而且自身防御火力不可小觑,任何试图攻击它的战斗机都会难以下手甚至很可能被其反杀,哈特曼的第一个战绩虽然就是伊尔2,但对方最后时刻的反击也导致哈特曼受伤迫降;而后来一次与该机的交战中哈特曼甚至被对方的防御火力击落跳伞而一度被俘,若非其运气足够好并逃离战俘营,那么就没有他后来的头号王牌传奇故事。所以后来哈特曼尽量避免袭击这种对德军地面部队威胁重大的目标,转而以欺软怕硬和偷袭模式袭击落单的苏军运输机、侦察机或没有戒备的战斗机,且作战高度尽可能远离地面(以避免被对方高炮攻击)。非但如此哈特曼还竭力避免和对方有准备的战斗机进入格斗,在他看来这种战斗就好比西部牛仔的左轮搏命,双方都可能击杀对方,因此这种战斗是愚蠢的。客观而言哈特曼的战术具有两面性,一方面这种很不讲武德的战斗有利于他积累个人战绩并成为后人无法超越的天王,但另一方面他却彻底不管陆军弟兄的死活以至于完全放弃了大编队护航和决斗任务。

哈特曼不讲武德的战法使其活着成为最强王牌

用某太极掌门人大师的话说,这种战斗就是不讲武德的偷袭,不符合武林宗旨。然而如果任何武器精良且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带着和敌人同档次兵力硬碰硬的憨憨心态上战场,那必然很可能成为对方的猎物。以歼20战机部队为例,固然此类五代机在和非隐形战机模拟对决时经常取得一边倒的击杀交换战绩,但利用自身技术降维打击优势猎杀对方形如杂兵的诸多非隐形机绝非其最佳用途。假想对手毕竟是世界第一个将隐形战机用于实战的国家,其反隐形技术早已日趋成熟,对方的大量反隐身雷达、红外和声学跟踪设备、电子战机乃至太空防御体系联络站都已部署在亚太,这些作战单位完全可以利用其国内的系列军演,在频繁的空战中找到目前已知任何隐形战机的软肋并加以跟踪锁定。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歼20可以在一些战斗中凌虐对方战斗机,但也难免最终让自身的行踪和机密愈发暴露,甚至很可能成为对方反隐形作战体系的猎物,即使一时击败对方两种隐形战机也不能让战局得到本质改观。

美军也已完善了反隐身雷达等独特防空设备

对新型武器或特战单位而言,最具威力的时刻莫过于自身刚形成战力而对方尚不了解自身存在乃至其他信息的阶段,如何在这一阶段内发挥最大作用就成为各种新型武器的关键。以歼20为例,其最佳用途是利用自身强大隐形能力和信息战数据链特点,通过对方防空反隐形体系中的软肋寻找对方预警机、电子战机和战略侦察机,或干脆袭击对方地面重要目标,这些单位比起战斗机而言无疑是软柿子,但对战局的影响却往往大得多。一旦歼20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并尽可能利用对方暂不了解自己的窗口期有效摧毁上述目标,那么对方的战区指挥体系轻则出现重大漏洞,重则可能陷入局部瘫痪,所以此时越是不讲武德就越可能获得战略上的主动。

即使歼20没有对决他国隐形战机,转而消灭其指挥机,也体现了其价值

二战时期,与哈特曼思维形成很大反差的就是日本陆军将领山下奉文。虽然此人在战争初期的新加坡战役中大获全胜并被称为马来之父,但他得知后却并不满意,表示自己很不喜欢被他人比喻成老虎,因为老虎是卑劣阴险的动物,它只会在背后偷袭比自己弱小的食草动物,从不敢正面和其他强大动物决斗。而它们年老力衰后不是死在年轻同类手中,就是去伤害人畜进而死在猎人的枪口下,此等没有武士尊严的动物哪来资格被称为兽中之王?!而山下奉文表示自己更欣赏凶猛的大野猪不计后果的横冲直撞,因为这让其对手感到胆寒。与山下奉文思维类似的日军将领并不在少数,他们秉承着硬碰硬的决斗思维,进而在实战中碰得头破血流,要么被八路军新四军的游击战弄得有劲儿使不上,要么其太平洋上的重兵集团被美军绕过去并围困直到病饿交加,或干脆不顾对方火力优势而带队冲锋,最后成为炮灰。所以从上述案例不难看出,击败强敌除了需要勇敢外更需要非对称思维,而这种思维的前提就在于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决斗式硬碰硬对决,以便用节省下来的力量最大程度突然痛击对方软肋,这种战术虽然观赏性较差,但却也给新型武器和精锐部队指明了最佳思路。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